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吴醉的出现并不能让林一一感觉到意外,毕竟这从自己回国以来已经是个常态,她看着那个长相邪魅的男子,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警惕,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恐惧,这和他以往对自己做的那些事脱不了关系。

    “听说,你要嫁人了?”

    林一一起身悄悄的将桌上的美工刀握在了背后,看着吴醉:

    “是。”

    “留在秦家不好吗?”吴醉走过来:“你还小,还没有大学毕业,这么急着把自己嫁出去是因为想摆脱我吗?”

    林一一淡定自若的看着他的靠近,随即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微微蹙眉。

    “我想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你的父亲。”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听他的话了?”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吴醉距离林一一已经近在咫尺,抬手想要碰触林一一的时候,她身后的那把美工刀却不偏不倚的抵在了吴醉的喉咙处。

    吴醉微微垂眸,轻笑出声:

    “还没成为宁太太就已经为他守身如玉了?”

    林一一看着他没有说话,因为无话可说。

    “那他知不知道你以前的那些事,知不知道你人尽可夫,就是一个谁都可以上的臭婊子?”

    林一一仍是不说话,也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有丝毫的情绪波动,这是她在这近两年的实践中渐渐摸索出来的方式,对于吴醉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自己的任何反驳都可以成为激怒他的理由,从而变本加厉。

    倒不如沉默来的轻松。

    吴醉无惧林一一抵在喉咙处的那把刀,靠近她的脖颈处闻了闻,随即直起身体厌恶的看着她:

    “都决定结婚了还去找男人,真是够贱的!”

    吴醉离开了,林一一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握着手中的美工刀走到门口重新将门关上,落锁,虽然知道对于吴醉来说形同虚设,可是对于林一一来说,这是一道最基本的屏障。

    吴醉对于林一一有一种近乎疯狂的偏执,用他的话来说是喜欢,且不在乎让任何人知道这种畸形的爱情,可是另一方面却是接受不了她身边有任何的男人以及和任何男人的接触,而林一一就是利用这一点从而在这两年内没有从吴醉这里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只是任何的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让吴醉对她止步的方式,是自己则不得已要和不同的男人身边周旋,基本上都是政商名流,从而通过媒体这样的渠道让吴醉知道,当然除了吴醉之外所有人也都知道,她深城交际花的名声也是因此得来。

    她不是没想过离开,不是没尝试过要搬离秦家,可是每一次当吴醉找上门来的时候,她都会面临更大的危险和难堪,不管她跑到那里,他总有办法找到自己,久而久之,她也不再逃了。

    她因为想要守住清白,从而不得已让自己声名狼藉,满城风雨。

    而明明知道她风评的宁时修,却还是不顾一切的要娶她,背后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为了什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