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对于宁时修和沈居安的关系,林一一没有表现的多么好奇,只是在某个恰当的时机她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对了,你和沈居安是什么关系?”

    当时宁时修正在用早餐,闻言抬头看了林一一一眼,继而唇角微微勾起:“大概就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吧。”

    林一一:“……”

    她又一次被看穿了,可就在林一一觉得宁时修不会告诉自己的时候,他却说:

    “他是故友的弟弟。”

    哦,一台耽美大戏就这么被这几个字轻飘飘的拉上了帷幕。

    基于吴醉因为自己被陆离暴揍这件事情,林一一一直觉得他会找上门来,又或者说他一定会潜伏在某处给予自己报复,可她提心吊胆的过了一个星期,却依然风平浪静,她不明白,毕竟依着她对吴醉的了解,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动作,就连吴庆松和秦丽华也没有这件事情来找过她。

    或许,是因为宁时修吧。

    毕竟如今这样的局面,秦家唯一能仰仗的就是宁时修了,不好得罪。

    又或许是因为这一个多星期以来,宁时修都会接送自己上下课,让吴醉不好下手。

    是的,像宁时修这样的一个大忙人也会做出接送上下课这样的事情,并且非常的频繁,几乎只要林一一有课的时候,他都会亲力亲为,甚至排除万难的也要如此。所以也不过短短几天,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她林一一又有了新欢,而且还是深城所有女人心中想要染指的男人——宁时修。

    林一一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却感觉到了许多不自在,他们之间本身就是类似于陌生人的存在,一下子亲密无间让她有些无从适应,也曾提过异议,只是他有他名正言顺的理由:

    “你不觉得最近清静许多吗?”

    宁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在开车,林一一坐在驾驶座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希望他认可自己的话,不要再这样招摇的接送自己。

    清静?她并不觉得。

    林一一不以为意,从前她除了上课大多数都是自己一个人待着,如今却上下课的路上有他,回到自己的栖身之所仍是有他、

    “有吗?”

    但显然宁时修和林一一对清静的理解有所不同。

    “难道最近还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男人去找你?”

    林一一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

    的确,以前林一一和宁时修还未扯上任何关系的时候,凭借着她在深城的名声,约她吃饭的,喝酒的,对她图谋不轨的男人络绎不绝,每次下课的时候都能在校门口看见几辆来接自己的车子,她为了逃避吴醉,只得随心情挑选上哪一辆的车。

    可是现在,她似乎好久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了。

    原来接送上下课也不过是他的一种手段,告诉所有人,林一一现在是他宁时修的女人。而宁时修这个名号在深城却是没有人敢轻易招惹的,所以那些来找林一一的,也就渐渐消停下来。

    明白了这个道理,林一一便不好意思再执拗什么。

    “效果显著,你以后还是不要来了。”

    宁时修看她一眼并未说话,林一一以为他同意了,却不想第二天他依然出现在校门口,虽然并未下车,但那辆座驾仍然吸引了众多目光,而林一一就是这样众目睽睽的情况下又一次上了他的车。

    这天晚上宁时修并未直接带林一一回到静园,而是带她外出用餐,还是浪漫的烛光晚餐。

    这是深城最有名的西餐厅,临江而建,夜幕降临之后能观赏到这个城市最美的景色,林一一不是第一次来,却是第一次包场走进这里。

    说实话,这确实能满足一个女人的虚荣心,可是林一一却诸多不自在。

    偌大的餐厅里只有几盏暖黄色的灯,每张餐桌上都被服务人员放置了蜡烛,搭配着悠扬的小提琴,这样的场景就算不是美轮美奂,却终究会让人觉得浪漫,可身为女主角的林一一却并不能享受其中,充盈在她脑海中的是另一个想法。

    靠窗的位置,林一一看着宁时修的目光带着审视,宁时修大大方方的让她看,唇角是淡淡的笑意:

    “有话和我说?”

    “宁时修,我不懂。”

    宁时修没说话,但眼神却在示意她说下去。

    “你和我都明白,我们就算结婚,也不过是各取所需,一场利益与利益的互换,你完全没有必要花费时间在这些无用的事情上?”

    宁时修浅浅的笑了笑,执起面前的红酒杯轻轻抿了一口,那样的姿态和动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