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年前——

    此时下午三点,宁时修刚结束一场收购案会议回到办公室,外面就响起了吵闹的声音,他看了一眼今早刚刚送到自己办公桌上的那份来自秦氏的合作计划,微微挑眉。

    下一秒,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推开,撞到墙壁,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秘书还在尽力阻拦,但是那个气质冷艳的女孩仍是走进了宁时修的视线。

    他认得她,林一一,他即将商业联姻的对象。

    宁时修对秘书使了个眼色,后者抱歉退下,林一一径自走过来,看着他:

    “听说,你要娶我?”

    宁时修的目光静静的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钟,继而微微一笑:

    “喝点什么?”

    林一一轻笑一声:

    “宁时修,我既然站在了你的对面,就不是来听废话的,就算我有的是时间,可你应该比我要忙的多,所以那些搪塞别人的话彼此可以省省,不如开门见山。”

    话说到这个份上,宁时修也乐得省去那些他也厌烦的客套,微笑开口:

    “你继父找到我,希望我拯救摇摇欲坠,即将倒闭的秦氏企业,为了向我展现诚意,他提出联姻,而我刚好到适婚年龄,林小姐也年轻貌美,我似乎不该拒绝这个提议。”

    林一一看着他,目光审视:

    “你是GAY?”

    宁时修微笑:“我性取向正常。”

    “不举?”

    “身心健康。”

    林一一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在告诉宁时修对于他的理由,自己并不相信。宁时修也看着她:“林小姐似乎并不相信我对于这场婚姻的理由。”

    “你自己都不信,又怎么让我相信呢?”

    宁时修看着她,对于她的控诉没有反驳,保持着沉默。

    短暂的几秒沉默之后,林一一打破这略显僵硬的气氛:

    “我同意结婚,不过有几个条件,当然,同不同意还要看你,我不会没品到逼着你娶了我。”

    宁时修淡淡的笑了笑:

    “请讲。”

    “第一,我不喜欢你,相信你对我也是如此,你有你的目的,我也有我的打算,所以我希望我们婚后的生活可以做到各不相干。”

    “所谓形婚?”

    “第二,我对你没有妻子应尽的义务。”

    “不同房?”

    “第三,我要城南的那块地皮。”

    这一次宁时修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林一一,微不可见的挑挑眉。林一一所指的那块地皮应该是秦氏前不久走投无路卖给宁氏的那块地皮,宁时修并不知道这块地皮于林一一而言的意义,但想必这就是她嫁给自己的原因。

    林一一大概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了,毕竟她的确没有让宁时修非娶不可的资本,更何况她自己在深城的名声还尤其的不好听,正打算给彼此一段时间好好思考一下的时候,宁时修突然从座位上起身,姿态从容的绕过办公桌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他倚靠在林一一旁边的桌沿,点燃了一根烟,吞云吐雾中,他似笑非笑的看向林一一。

    林一一没有避开,也看着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