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手脚都被他控制着,林一一想反抗都不能,唯有一张嘴,可是还没等她开口说什么,宁时修却抢先一步:

    “你若再开口说什么我不愿意听的,我就不光是用手摸了。”

    林一一狠狠的瞪着他,他勾唇笑了笑,最后狠狠的捏了她一下,在林一一忍不住要爆粗口的时候却翻身下来放开了她。

    林一一急忙翻过身去找被自己脱下来的上衣。

    她就不该信他,什么上药?什么为自己好?自己真是脑袋里进了整个太平洋才会相信他,也不过才两天的时间,自己就忘记了当初在他的办公室他究竟是如何的步步紧逼,真是愚蠢至极!

    “趴下!”

    林一一下床的动作一僵,随即也顾不得后背的疼痛快速的下了床,抓起上衣堪堪的遮挡住身前的风光:

    “宁时修,我的确答应你要陪你上床,可是现在我们还没有结婚,也不一定会结婚,你这么做万一到最后协议没有达成,我岂不是吃了大亏?”

    闻言宁时修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自然,他看着全身防备的她,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

    “我做什么了?”

    “你自己不清楚吗?”

    宁时修起身,双手环胸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凉凉的看着林一一:

    “就算我们今晚真的发生了什么,就算我们最后没有结婚,我也不觉得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件亏本的买卖,毕竟你原本就已经声名狼藉,虽说事实不似外界传的那般不堪,却终究不是一个好名声,不是吗?”

    林一一冷哼出声:

    “就算我声名狼藉又怎么样,选择什么样的男人也是我说了算,或许像宁先生这样的,我还瞧不上眼。”

    “怎样的你才会看得上?就像今天酒店里娶了一个母夜叉的男人才是你的菜?”

    “是又怎么样?”

    宁时修微微一笑:

    “那倒是,等我娶了你,自然就是你喜欢的样子。”

    林一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这是在说自己是母夜叉,不过她也是看出来了,这人计较的很,谁都不能在他的身上讨走半点便宜,林一一身心俱疲懒得与他争论更多,此时此刻只想好好的休息:

    “请你离开,我要休息了。”

    “上完药我自然会离开。”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又要占我便宜?”

    宁时修冷笑:

    “那就看你会不会乖乖听话了。”

    林一一权衡再三,觉得自己这样和他僵持下去实在讨不到半点好处,虽然不情愿,但也只有相信他会好好的给自己上药,她在宁时修注视的目光中缓缓的再一次趴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虽然这让她有一种类似屈辱的感觉,但此时此刻也只有忍耐。

    好在宁时修并未再做出多么出格的事情来,真的只是单纯的给自己上药,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手劲儿有些大,让林一一几欲忍受不住的发出痛苦的闷哼。

    煎熬的几分钟终于过去,林一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罪魁祸首宁时修自然也没有半分好脸色:

    “药已经上好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宁时修从床上起身,淡淡的笑了笑:

    “这一次,我是真的期待你在床上的表现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