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或许是前一夜的失眠导致,以至于第二天的盛夏一直睡到中午都还未醒来,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让她浑浑噩噩的醒过来,她摸到手机没有看清来电就按下了接听键,却在对方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自床上坐了起来,整个眼神都是呆滞的,片刻之后,还未等对方说完,就已经掀背下床,快速的向门口冲去。

    叶文正在一楼犹豫着要不要上楼将她唤醒,却在这个时候发现盛夏穿着睡衣,急促的从楼上跑下来,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叶文迈步走过去,却还未靠近来得及开口,盛夏就已经从自己的身边跑过去。

    叶文追都追不上,情急之下只能打电话给陆远。

    盛夏慌了,她甚至忘记了乘坐交通工具,好似只有奔跑才能快速的到达自己的母亲面前,所以她一直跑,一直跑,浑然不觉,似乎她整个的世界里都只剩下奔跑。陆远听到电话结束会议开车顺着那条路找到盛夏的时候,她已经疲惫的没有丝毫力气,脚上的拖鞋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丢了一只,没穿鞋的那只脚脏兮兮的满是伤痕,陆远的心被微微刺痛。

    他停下车,走到盛夏的面前站立,迫使她停下还在奔跑的脚步,盛夏看见陆远的那一刻,才恍然惊觉自己的愚蠢,未等陆远开口说什么,她急忙的抓住他的手臂,急切的说道:

    “陆远,带我去医院,我要去医院。”

    陆远微微蹙眉,开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盛夏却急了:

    “我要去医院,现在,马上!”

    陆远不再耽误,也没有再追问什么,或许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让盛夏变成这般模样的就只剩下她的母亲了,但是为什么昨天还好好的盛采月今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陆远虽然心里疑惑,却也知道这个时候重点不在于这个地方,当即就拦腰抱起了盛夏,走向车子。

    盛夏蜷缩在后车座,陆远开车,路上他给自己的助理打了电话,所以在到达医院门口的时候,助理已经将陆远交代的事情做完,出现在门口,将手中的袋子交给了他。

    盛夏一直浑浑噩噩的,甚至此时此刻在哪里都不太清楚,可等她不经意的看向窗外,发现是医院的时候,她又恢复了莫名的体力,近乎急切的想要推开车门冲出去,却在车门口的时候被陆远拦在了车里。

    那一刻,盛夏看着陆远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陆远却没有丝毫的退让,他将手中的袋子交到盛夏的手中:

    “换上衣服和鞋子。”

    “我没时间,你现在最好给我让开。”

    “如果你母亲现在没事,你这幅模样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怎么想?”

    一句话让盛夏止了动作,近乎愤恨的接过了他递过来的袋子,并且开始伸手脱衣服,陆远微微蹙眉,却也没拦着她,只是跟着坐进来,悄然把门关上。

    狭窄的空间里,盛夏在急切的换着衣服,而陆远也没闲着,取出消毒湿巾,将她脏兮兮的哪只脚抬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轻轻的为她擦拭着,他能感觉到盛夏的动作有片刻的僵硬,却并没有说什么,继而恢复了动作。

    盛夏换好衣服的时候,陆远也帮她清洗好并且贴上了创可贴,在她弯腰想要穿鞋的时候已经先一步弯下腰为她穿上,盛夏没有阻止,她不想再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在陆远为她穿好的那一刻,连句谢谢都没说的就从另一侧下了车,飞快的向医院里跑去。

    陆远看着她的背影,微微蹙眉,打开车门走下车,吩咐一旁站立的助理:

    “去查一下盛采月的状况,今天发生了什么。”

    “是。”

    盛夏终究还是晚来了,她赶到母亲所在病房的时候,护士正在为母亲的身上盖上那层刺目的白,她近乎疯了似的跑过去,推开护士:

    “你们在做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护士很无辜,却也理解盛夏此时的心情:

    “盛小姐,您的母亲已经去世了。”

    那一刻,说天塌下来都不为过,盛夏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她并非没有理智,她也不愿意任何人,在来的路上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此时看着母亲安详闭目的样子,她感觉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差别,毕竟此时的母亲和睡着了没什么两样。

    盛夏没有哭,不能在母亲的面前哭,她走了,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她也早就做好了成为孤儿的准备,只是她没想到这一天会到来的这么快,她以为,她还会再陪自己一段时间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