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个人盯着一个满身是血,身上还插着一把刀子的人,这样的一副画面在外人看来多少有一些恐怖的感觉,沈居安虽不至于觉得害怕,却终归担心她的情绪,轻轻唤了一声,林一一听到了,却没有回应。

    她在想什么?她能想什么呢?

    不过是这么多年来她轻易不敢碰触的回忆。如今这个罪魁祸首就这么毫无生机的躺在了自己的脚下,那禁锢着她的枷锁也随之脱落。

    林一一13岁的时候去了国外,17岁的那一年发生了车祸被秦丽华接回国照顾。

    在那之前林一一对于这个异父异母的哥哥没有丝毫的印象,两个单亲家庭的孩子被迫组建成一个新的家庭,要么会心心相惜,要么就会势不两立。林一一自然不会是前者,但她也没有那个精力去针对他。

    可是却不想吴醉对她却有了不一样的感情,他称之为爱情,林一一却觉得那是只有变态才有的行径。

    在遇到林一一之前,吴醉也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小5岁的小娃娃,可是他偏偏就是被林一一清丽脱俗的气质和玉洁冰清的容貌所吸引,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他掌控林一一,不允许林一一和任何的男生有接触,每当让他发现,他都会暴力的将她推进浴室,拿着花洒拼命的冲洗着她,短则一个小时,有时候家里没人,会让她待在浴缸里一整天,连吃饭都不许出来。

    他说:“你被其他男人碰过了,脏,要洗干净再出来。”

    那时的林一一因为吴醉的折磨经常性的发烧,可是却没有人在乎过。

    他会经常性的出入林一一的房间,有时是白天,但更多的则是深夜,每次半夜醒来几乎都会看到他站在床边眼睛眨也不眨看着自己的林一一,那种恐惧是打从心里的蔓延到全身。不是没有反抗过,不是没有大喊大叫过,可是没有人来过,包括自己的母亲。

    吴醉说‘等到你18岁,你就是我的’。

    为了这么一句话,林一一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后来她想到了用其他的男人来刺激吴醉的办法,她不知道有没有用,但他看着自己的目光却是越来越矛盾了,一方面是厌恶她的‘脏’,另一方面却抵抗不了她对自己的影响力。

    于是,他开始折磨她。

    他将她带到她最在乎的城南老宅,将她绑在自己房间的椅子上,对着她做最猥亵的动作,抹杀掉她对这栋房间所有的回忆,当那刺鼻的液体喷洒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可是那仅仅是个开始。

    从18岁到20岁,吴醉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故技重施,甚至他还会当着她的面去和另一个女人翻云覆雨,即使她闭上眼睛,也不能阻止那恶心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朵。

    林一一报过警,却全部被吴庆松和秦丽华压制了下来。她逃过,可是他总有办法将自己抓回来,继而变本加厉。

    吴庆松说:“你哥哥只是喜欢你。”

    秦丽华说:“一一,你不能这么不懂事。”

    喜欢?究竟什么样的喜欢才会让一个人迸发出如此变态的姿态?

    懂事?她到底要被伤害到什么地步,才能让自己的母亲发觉,她几乎要被这样一个变态的家庭逼到发疯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