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林一一没有远走,离开静园之后她便像一个迷路的孩子,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这些日子以来,她将这个原本应该时时刻刻保持陌生的地方当成了自己的家,终归是越界了,在这场婚姻里贪了心,企图想要更多。虽说是宁时修给了自己这种错觉,以为这会是自己永远的栖身之所,可她却实在不应该将最初的那些想法统统抛却脑后。

    她怎么能忘记呢?

    宁时修和自己结婚,除了秦氏,终究还有另外一层意思的存在。

    雪花还在飘飘洒洒的下着,林一一抬头看了看天,在门卫不解的目光中,向山下走去。

    沈居安今天受父母所托前来静园送一些年货,他们都知道静园什么东西都不缺,也知道这些年自己家的生活都是宁时修在多加照顾,可是这是老人家的一点心意,他不能推,也不想推,想着通过这个机会或许能看一看她。

    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半路上遇到徒步行走的林一一。

    沈居安将车子停下,称了一把伞下车,就在林一一旁边的位置,可她竟从自己的身边走过未曾有丝毫的发现。

    “一一。”

    林一一蓦地停下脚步,回过头的那一刻,沈居安明显在她的目光中看到了由希望到失望的蜕变,她是在期待另一个人的声音吧?

    “沈居安?”

    沈居安撑伞走近她,将她阻隔在了漫天飞雪之外,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为什么一个人出来,下着雪也不知道打把伞?”

    “没事,难得见到雪,我想走走感受一下。”

    沈居安知道她在撒谎,可是他没有拆穿的资格,微微一笑:

    “我知道有个看雪的好地方,我带你过去?”

    林一一摇摇头:

    “不了,我想自己待会。”

    说完这句话,林一一便离开了,没有给沈居安挽留的机会,沈居安看着那抹鲜红的身影在漫天的飞雪中渐渐走远,只觉得是最华丽的孤独,或许根本没有人能够体会的到。

    后来的林一一想到,她并非是没有地方可去的,和宁时修的这场婚姻,她交换到了那个曾经最在乎的地方,那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家。

    打车去了城南老家,却没想到在别墅的门口遇到了许久未见的秦丽华,她一个人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的那座老宅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人宛若都是空的,林一一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轻轻叩响车窗,秦丽华回头看到林一一,微微讶异,车窗缓缓降下:

    “你怎么在这里?”

    林一一隐隐有些想笑,‘你怎么在这里’,这已经是今天她第二次听到了,好像她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不应该的,那么她的位置究竟应该在哪里呢?谁知道?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问题又怎么会奢求去他人身上寻求一个答案呢?

    “这里是我家,我回来看看很奇怪吗?”

    秦丽华沉默几秒,推开车门下了车:

    “既然来了,就一起进去看看吧。”

    林一一站着没动,在秦丽华疑惑开口之际,她才缓缓出声:

    “我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你不应该来这里,父亲若是在天有灵,想必也不想看到你。”

    秦丽华微微蹙眉,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开口,想起上次在宴会上的不欢而散,林一一也没有那个心思与她纠缠和争吵,转身进了别墅,将秦丽华留在了屋外。

    屋内还是原来的模样,陈旧且布满灰尘,没有供暖设施,林一一刚刚进去就觉得如坠冰窖,可是却仍是觉得亲切和安全,毕竟真正属于她的地方也只有这一个了。

    动手将屋里打扫了一遍,双手浸在冷水中的那一刻,林一一的心也跟着瑟缩了一下,却又很快适应。

    整理好一切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林一一很是疲惫,却看到光洁如新的成果,还是很满意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从衣柜里取出被褥铺在床上,短暂休息,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有人在楼下走动,一个念头升起,让她瞬间清醒。

    林一一上楼的时候将楼下的灯全部关了,可是她此刻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却看到整个客厅光亮如白昼,她缓缓下楼,却并未在客厅里看到任何人影,心突然有些害怕,或许他根本就没有来,只是这房子年久不住人,偶尔会来几个流浪汉也是说不定的。

    虽然这样想,但林一一还是下了楼,毕竟若真的是后者,她待在楼上也并不安全,只是她也不过刚刚走下楼梯,属于沈居安的声音便响起在耳旁:

    “起来了?”

    林一一是意外的,当看到沈居安将一盘盘的食物从厨房里端出来的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