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如果林一一的记忆力没有出现问题,那么这是他第一次对自己说‘爱’,他说他爱自己。

    这是林一一期盼了很久很久的一句肯定,如果这个字放在当年说出口,她很难想象到会是怎样的一种激动和雀跃。

    只是时过境迁,她已经不是那个即使明明知道他对自己心思不纯,却也义无反顾的女孩了,他说的太迟,而她已经不需要了。

    “我纵然明白我的心思,却在那个时候也没想过要和你在一起,我没有办法和一个伤害我母亲和女朋友的你在一起,却也没有办法再伤害你,所以,我一边放弃仇恨复仇的同时也放弃了我们的婚姻,我以为那就是我和你之间的结局。”

    “当年的车祸是我心头的一根刺,拔不得,也忽略不得,所以沈家父母的死触动了我心底深处对沈静的亏欠,以至于根本没有来得及去调查取证什么就相信了沈居安的话,从而对你说出了恶言相向的话,我知道,那一定伤了你的心。”

    “后来我冷静下来,将所有的事情都想了一遍之后,我才慢慢的回过味来,这个世上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大街上那么多人,你不可能偏偏撞到了他们两个人,我让宋毅去取证过,没有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可是却没有丝毫的进展。”

    林一一听完宁时修的话,犹如将当年的时候重新回忆了一遍,毕竟他口中所说的这些事情,自己都是亲身经历者,只是此时此刻,她已经没有当初的痛彻心扉,她麻木到甚至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只不过是在看一场身临其境的电影。

    “所以,在没有找到证据的情况下,在你明明知道是宁温柔做的这些事前提下,你还是觉得由我来担当这个罪责更为适合?”

    宁时修看着她,目光中有些显而易见的刺痛,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再度让林一一伤心难过,甚至自我封闭,但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他已经不能不说。

    “老实说,当时放任这个结果并不是觉得你应该承受,如果真是这样,我不会去让宋毅去寻找所谓的证据。”

    “那是什么?”

    “因为我了解宁温柔,她若断定自己如今这个样子若是造成的,那么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与其她她无休止的继续找你麻烦,不如一劳永逸,让她觉得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若没有这个原因,我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

    “什么?”

    “因为你怀孕。”

    林一一脑海中跳跃出的原因千千万,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原因,怀孕?她怀孕怎么了?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最后还不是照样选择了不要。

    “法律规定,孕期的刑法是可以在监外服刑的,我有能力让你在这一年之中抹掉之后的所有刑期,我没想过要让你真的服刑,那些加诸在你身上的不公平,我想足以抵消所有了。”

    林一一看着他,浑身发冷,原来那个孩子对于他来说除了并不想要,还有这样的用途,他想借用这个孩子的出现得到两全其美的局面。

    她没有想到会是那个孩子救了宁温柔,不过就算没有那个孩子,依着宁时修对宁温柔的宠爱,应该也不会放任她去监狱服刑的吧。

    没有证据是一方面,不舍得又是另外一方面。

    林一一想要开口问问他,为什么后来又反悔了?为什么后来又不要这个孩子了,可是开口的那一瞬间,宁时修的身后却传来‘滴滴’的提示音。

    那是宁时修刚才定时的时间,可就是这样的一个提示音,让林一一已经到嘴边的话突然就没有开口诉说的欲望,说出来又能怎样呢?

    得到一个答案又怎么样呢?终究不会是自己想要的,终究那个孩子也不可能再回来了。

    宁时修也听到了声音,但他却没有动,他看的出林一一是想要对自己说什么的,可不知为什么,在‘滴滴’的声音之后,林一一却再也没有开口,径自转身去了客厅。

    宁时修看着她的背影,并不做他想,以为她是又想起了那个孩子,伤心了,于是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进了厨房。

    林一一没有拒绝宁时修端给自己的汤药,也没有觉得他会在汤药里动什么手脚,她的身体的确需要调养,自己不应该拒绝,况且周老是自己信任的医生,她没有道理花费时间再去寻找下一个。

    宁时修从厨房端出来递给林一一的时候,她伸手接过了,宁时修则显得有些意外,看着她:

    “我还以为你不会喝。”

    林一一没有回应,径自将药喝完,宁时修看着她眼睛也不眨一下的样子,不由笑了:

    “我可记得之前让你喝药的时候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如今却是完全变了样子。”

    药的确很苦,这是林一一到现在也无法否认的一个事实,可是再苦又怎样呢?当你对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