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这个秋天,一直在哭。

    一个只有一扇小窗户的房间里,窗外还有坚固的铁丝网,只有院里几盏昏黄的路灯透过窗户照进来,才不至于显的那么伸手不见五指。

    如果没有意外,这是林一一在看守所的最后一晚,十天上诉期已过,她服从判决没有上诉,明天一早她就会被送往监狱服刑。

    一夜未睡,这淅沥沥的秋雨也陪了她一夜,消遣了她无处排解的寂寞。

    清晨雨势渐渐变小,拘留室的门也被打开,年轻貌美的警察出现在门口,面无表情的走过来为她戴上手铐,林一一说了一声‘谢谢’,引得那警察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的看她,大概觉得她是一个神经病。

    空荡荡的囚车上,林一一淡淡的看着窗外,此时天还未亮,却已经有清洁工披着雨衣在清扫被雨水击落的树叶,车内除了司机和负责押送她的狱警,只有她一个人,林一一收回落在窗外的视线,看了一眼手腕上铐住她自由的那副手铐,没有任何伤感的情绪。

    车子渐渐行驶上一条原本就没什么车辆的道路,因为此时的时间点则更显得寂静荒芜,林一一的心渐渐平静,正准备闭目养神,却在不经意的瞬间瞥见窗外有一辆车与自己乘坐的这辆囚车并肩同行。

    她一开始没有特别的注意,直到她看到那熟悉的车牌,那人对AAAA这样重复的号码似乎有一种执念,车库里所有车子的所有车牌全部都是4个相同的数字,就连他的电话号码也一样。

    他来做什么?是想看看自己穿囚服的样子和在他身下穿情趣内衣的样子哪个更性感吗?林一一不由冷笑出声。

    那辆宾利突然加速,拦截在囚车之前,林一一因为措手不及的急刹车鼻子险些撞上前座,她稳住身形的时候狱警已经从腰间掏出配枪,却在看到车前下来的那人时放松了警惕。

    他在深城的地位足以让所有人对他卑躬屈膝。

    林一一也看到了他,距离太远,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只看到那人穿着黑色的风衣迎面走来,秋风吹起了他的衣摆,加上身后那萦绕的薄雾,像极了地狱归来的阎罗。

    几分钟后,萧条的公路旁,两人对立而站,一身囚衣,戴着手铐的她和西装革履英姿勃发的他形成鲜明的对比,谁也不想开口说第一句话,因为彼此之间已经无话可说。

    他看着林一一的目光略显复杂,林一一不想琢磨,也琢磨不透他到来的目的。

    车旁的狱警已经在看手表了,林一一淡淡一笑,率先打破了沉默:

    “宁先生,你不该来。”

    宁时修的眼神有些许的松动,但并不开口否认林一一的说法,其实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出现在此时此地究竟有多么的不合适,如果计较起来,她能有今天的遭遇与自己脱不了干系,甚至他就是幕后推手。

    他坚信这一切都是她应得的结果,可是自己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或许只是因为一句话。

    “五年刑期。”他轻声开口:“我等你。”

    这是他的心里话,无奈林一一却并不相信,她只是有片刻的不可思议,大概是不相信决绝的他竟也会有心生怜悯的时刻。

    只是比起怜悯,她更期待他的另一种姿态:

    “宁时修,总有一天,我要亲眼看到你悔不当初的模样。”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