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老实说,他的外貌完全有资格在林一一的心中得到一个将近满分的分数,他的家境也要比秦家高上好几个档次,年轻有为,有钱又有貌,似乎是每个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可是林一一却无比确定,他不是自己的良人,而且她根本不想结婚。

    可为什么答应结婚,原因无非就是那块地皮。

    “我是个生意人。”宁时修突然开口:“从林小姐口中的条件看来,在这场婚姻里,我似乎得不到一丁点的好处,城南那块地皮虽说对宁氏来说犹如鸡肋,可那毕竟也是真金白银买来的,我一得不到你的人,二得不到你的心,怎么看都是一桩赔钱的买卖,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把城南那块地皮拱手相让?”

    林一一缓缓笑了:

    “听说越是成功的人,对于另一半的选择就越不会在意世俗的眼光,毕竟他已经站在了一个足够高的位置,不需要依靠另一半带给他更多的荣耀。”

    宁时修看着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秦氏的情况我知道,想必宁先生只会比我更了解,你和我结婚一不是因为爱情,二不是为了事业,那么你娶我肯定是有另一层我不知道的原因,你不说,我也绝口不问,但若一点代价也不付,你又怎么让我会配合你演这场戏?”

    宁时修将手中的香烟熄灭在身后的烟灰缸里,淡淡的笑了。

    “即便你身上有我必须达到的目的,但也不至于只此一条路可走,所以在一场我什么都得不到的婚姻里还让我付出金钱的代价,林小姐的算盘实在打的不要更好,还是觉得我宁某人是个傻子?”

    林一一微微挑眉,从座位上站起来,这才发现自己168的身高在他的面前竟然还要矮上一头:

    “看来我们没必要往下谈了。”

    她拿起桌上的包包欲走,宁时修也没拦着,只是在她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慢条斯理的出声:

    “相信我,除了从我这里,你永远拿不到城南的那块地皮。”

    林一一停下脚步,转身看他,此时已近黄昏,夕阳的余晖透过整面的落地窗洒进室内,在他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暖黄,他就那么随意的站在那里,明明只有很短的距离,却似乎永远也企及不到。

    林一一:“你的条件。”

    宁时修淡淡的看过来:“我给你城南的地皮,但我也要求你履行一个妻子应有的义务。”

    “绕了这么大一圈,你最后的目的居然是要和我上床?”

    “别人可以,我就不行?”

    这个反问让林一一有片刻的怔忡:什么别人?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的确,依着她在深城的这点名声,想必没有人会相信她还是清清白白的,宁时修会如此想并不奇怪。

    只是他明知道如此,还要与自己亲密接触,难不成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林一一淡淡的笑了笑:

    “宁先生既然了解我的名声却还执意如此,难道不怕得病?”

    宁时修意味深长的笑笑:

    “这点就不劳林小姐挂心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