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其实在林一一找上宁时修之前,她已经做好了结婚的决定。

    因为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要比秦家来的干净。

    传言林一一喜欢上自己异父异母的哥哥吴醉,且发生不伦关系,本以为真爱无敌,却不想得到她身体后的吴醉转身和别人双宿双飞,林一一无论如何也挽回不得,最后开始自甘堕落。

    圈子就这么大,对于这样的传言林一一自然避无可避,一开始她还会冷笑一下,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传言的版本也开始变本加厉,她却连冷笑都不会了,每每听到都感觉是在听一个陌生人的故事。

    林一一的家庭很复杂,母亲秦丽华是深城有名的女强人,有过三次婚姻。林一一的父亲林岳是她的第二任丈夫,在林一一13岁那一年因车祸去世,同年年底,秦丽华便与第三任丈夫结婚,而林一一则去了国外,直到三年前的一场车祸之后才回到国内。

    吴醉于林一一而言,是一个变态的存在,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一点吸引了他,才引得他这一辈子的占有欲都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嫁给宁时修的主意是林一一的继父吴庆松提出来的,但他却绝口不提秦氏有资金缺口的原因,只是说婚后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秦家,生活的更为轻松一些。林一一听到的第一反应是笑,她看着眼神心疼的母亲和满脸期待自己点头的继父,冷笑出声:

    “原来你们知道吴醉是怎么对我的。”

    秦丽华欲言又止,终究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吴庆松却是笑了笑,但那样的笑容,除了被蒙蔽双眼的母亲,大概没有人会喜欢:

    “一一,你是也知道吴醉这小子有点偏执,很多道理是听不进去的,你们的问题我和你母亲也是同他谈了很多次,但是你也看到了,他根本就听不进去,嫁给宁时修就不一样了,以他的地位,想必吴醉也不会再去找你的麻烦。”

    “我竟然不知道宁氏集团也是根治精神病的特效药。”

    秦丽华眼中的心疼不在:

    “一一,他是你的哥哥。”

    “我没有哥哥!”林一一看向秦丽华:“也没有哪个母亲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发生那样的事情,却还要包庇那个和自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变态。”

    同意结婚对林一一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多么难以抉择的事情,毕竟比起待在秦家,待在吴醉的身边,她更乐意待在一个陌生人的身边,至于是不是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那已经不是她现在可以考虑的问题。

    与宁时修的那些条件,她原本也没想过宁时修会同意,至于为什么明知如此还会提出来是因为人都会讨价还价的本能,若她只有城南地皮那一个条件,宁时修或许不会答应的那么痛快。

    想起今天下午在宁时修办公室的那场谈话,以及他最后看着自己那意味深长的笑意,林一一就有些微微的头痛,他说:

    “林一一,我很期待我们的婚后生活,以及你在某方面的表现。”

    起身想要去浴室洗漱,却不想反锁的房门在此时却传来被打开的声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