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一早林一一去上课,却在走下楼梯的时候赫然发现客厅里坐着昨天她才刚刚见面的人,不由的愣在了原地,吴庆松坐在正对楼梯的方向,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林一一,起身笑着打招呼:

    “一一,宁先生来接你去上课。”

    宁时修闻声转身看过来,面色平静的看着她,似乎在审视她的反应。

    林一一自然是惊讶的,毕竟接送上下课是一件很亲密的事情,纵然他们之间已经达成协议,即将结婚,但说到底不过是一场各取所需的婚姻,没有丁点儿的感情可言,他又何必装作彼此相爱的模样?

    只是吴庆松在场,她不好发问,敛了情绪,微微笑了笑,配合出演:

    “早。”

    微笑在这一刻缓缓爬上宁时修的嘴角,就连看着她的眸光也沾染了笑意:

    “早。”

    吴醉在这个时候也从楼上下来,见到宁时修冷笑出声:“想必是我家一一的味道让你念念不忘,一大早就跑过来了。”

    这样赤裸裸的一句话没有让宁时修的表情有任何的松动,林一一也只当没有听到,却让吴庆松慌张不已,瞪向吴醉,训斥几句,吴醉充耳不闻却也没再说什么,径自下楼,却在走到林一一身边的时候停下脚步附耳说了什么。

    林一一的脸上有清晰可见的恼怒,却最终被她隐藏下来,没有发作,而吴醉似乎很是满意她这幅逆来顺受的模样,大笑几声连声招呼都没打的就此离开。吴庆松为此向宁时修道歉,宁时修的目光饶有兴趣的落在林一一的脸上,话却是对着吴庆松说的:

    “自我掌管宁氏以来,这样有个性的人我倒是第一次见。”

    他说的云淡风轻,可就是这么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让吴庆松不由的一惊,毕竟眼前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宁时修。

    宁时修原本是宁氏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无奈自己年幼的时候父亲就遭遇意外离世,而留下的家业也被伯父等人强行霸占,之后将宁时修和他的妹妹送去国外读书,一走多年。

    三年前宁时修母亲离世不久,宁时修便回到了深城,没有人知道他究竟韬光养晦了多久,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将宁氏的经营权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从而进行由内到外的大换血,将伯父一家全部踢出宁氏,处置的毫不留情。

    那一年宁时修28岁,因为重回宁氏的事情而一战成名,留给众人的印象大多是铁腕作风,城府极深。

    吴醉得罪宁时修,且不说是不是在秦氏倚靠着宁时修苟活的一个当口,会不会从而产生什么变故,单单是吴醉自己的后果都让人不敢去想,简直是愚蠢至极,吴庆松刚想要对自己儿子的行为向宁时修道歉,后者却视而不见的走过去径自牵起了林一一的手:

    “时间快来不及了,一一该去学校了。”

    林一一碰触到他温热的掌心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却被他握的更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