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临近下午一点,车子渐渐的远离市区,宁时修亲自驾车,林一一安静的坐在后座,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树木,她突然萌生了一个荒诞的想法:或许宁时修会就此将自己杀害,继而抛尸荒野。

    她知道这样的想法没有根据,也可笑的很,只是自从在校门口上了他的车,两人就再无多余的一句话,怎么看都不像是即将结婚的两个人。

    车子继续前进了十几分钟,林一一已经远远的看到那栋建筑物,屹立在山林中,顺山取势,傍水而居,像一座古老的城堡,只是当车子渐渐驶近,才发现它其实并不古老,现代气息浓厚,是一栋大到有些离谱的庄园。

    宁时修开车驶进园内,林一一瞬间仿佛置身于高尔夫球场,湖光山色美不胜收。

    距离主楼还有一段路程的时候,宁时修却突然停车,转身对后座的林一一说:

    “我们下车走走。”

    午后的庄园在林中若隐若现,白瓦高墙之内,宁时修站在车门旁,在林一一迈出车门的第一步便向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林一一没有抬眼看他,却大概也能猜测的到他的表情,几秒之后,虽然不见得情愿,却也终究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宁时修的手中,下一秒被他轻轻的握住。

    林一一的手有些凉,但攀附在他的指节上,却是出奇的契合。

    两人在草坪上不紧不慢的走着,远远看去,宛若一对天作之合的璧人。

    置身在这样的一座庄园内,时间仿佛都被放缓了脚步,毫无疑问,宁时修用钱砸出了一处人间仙境。

    宁时修开始对林一一介绍这座庄园,林一一这才知道这里被宁时修命名为:静园。放眼放去,的确园如其名,只是林一一却对这座静园兴趣不大,无非就是觉得很美,但若这样的美丽注定不属于自己,那么再多的欣喜也是徒劳的。

    “一一似乎不是很喜欢这里?”

    他突然的反问让林一一有些措手不及,但更多的诧异不是来自这个问题的本身,而是他对自己的称呼,从‘林小姐’到‘一一’的跨度大到让林一一的反应略显迟钝。

    片刻之后,她缓缓摇头:

    “你平时住在这里?”

    “这是私宅,也是婚居。”

    林一一看他一眼,没有再开口。

    简单的午餐过后,睡意袭来,林一一平时没有午睡的习惯,但今天不知道是因为在阳光下走了太长时间的缘故,还是昨夜因为提防吴醉而整夜未睡,竟困的有些支撑不住,宁时修让管家杨楠带她去休息。

    林一一入睡速度让她自己都觉得讶异,最后的一秒的清醒让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却终究已经来不及,从而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林一一没有想到,进餐前的那杯温水被宁时修示意杨楠放了催眠药。

    杨楠走下楼的时候,宁时修正站在落地窗前抽烟,她轻声走过去:“宁先生,林小姐已经睡了。”

    宁时修淡淡的应了一声:

    “让孙医生过去吧。”

    “是。”

    林一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的九点钟,房间里拉着厚重的窗帘,若不是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她真的不相信自己竟会睡了这么久,不过想到自己昏睡之前的发现,她便没有什么可惊讶的了,但却依然心惊。

    下床走出房间,门口站着一个昨天午餐时候见过的佣人,她礼貌颔首招呼:

    “林小姐,宁先生让我带您过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