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似是料到她会这么说,宁时修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反而笑了笑:

    “傻丫头,这么快就忘记我大学时期选修的是心理学?”

    言下之意,他并不相信林一一修补处女膜的事情。

    林一一被这个称呼震的有些外焦里嫩,他怎么可以在前一秒冷漠无情,又在这一秒含情脉脉?他是否患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精神类疾病?或许自己也应该去悄悄的调查一下,这是对自己的负责。

    “宁先生以后有什么需要求证的,直接和我说就行,我会尽力配合,这些不入流的手段还是不要再用了,毕竟有损您的格调。”

    林一一说完这句话转身便走,却不料被他出声拦住:

    “关于我们两人的婚事我想尽快完成,你有什么要求吗?”

    林一一静默片刻:

    “没有。”

    “静园此后就是你的家,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你可以保持你以前的步调,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若你愿意,你会发现这里的生活要比秦家轻松许多,但我希望你不管去哪里,都要记住回家的路只此一条。”

    林一一回身看他:

    “你呢?对于结婚,你的要求是什么?”

    “不能背叛我,不论是你的身,还是你的心。”

    “若是背叛呢?”

    宁时修看着她,唇角微微勾起,简单无害的几个字从他嘴里缓缓流出,林一一却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他说:

    “你可以试试。”

    林一一离开书房之后直接下了楼,本打算就此离开静园,却不料在踏入客厅的第一时间,杨楠已经迎了上来:

    “林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请移步餐厅用餐。”

    “谢谢,但我不需要。”

    林一一迈步想离开,杨楠却再一次拦住了她的路:

    “林小姐,宁先生吩咐您一定要吃,这样才能确保您的身体健康。”

    林一一深深的看着她,几秒之后微微笑了,纵然她极力隐藏对自己的敌意,可是人和人的感觉都是相对的,她又何尝感觉不到呢?

    “你喜欢宁时修?”

    杨楠似是没料到她会这么问,一下子僵在了原地,随即冷了脸色:“林小姐,这话让别人听到,我在静园会很难做事,况且我对宁先生只有敬意。”

    林一一轻笑:

    “既然你不喜欢他,那么你对我的敌意便是觉得我配不上他了?”

    杨楠没有说话,等同默认。

    林一一在心里笑了笑,还真是衷心的管家啊。

    也对,换为思考她也会觉得宁先生做了一桩亏本的生意,只是再怎么说,她也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不想连一个佣人的气都要白白受下,索性不如挑开了说:

    “杨楠,我和宁先生不管是以什么样的目的走到一起的,都是你情我愿的结果,宁先生都没有对我有半分不满,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呢?我也不想把事情往难堪的那一面去想,只是一个管家也要来操心主人的感情生活,谁给你的权利?”

    杨楠刚要开口说什么,却在目光触及到林一一背后的某处时垂下眼眸,轻声一句:

    “林小姐误会了。”

    林一一转身看向楼梯处的宁时修,浅浅的笑了笑。

    宁时修缓步下楼,未曾看杨楠,目光落在林一一略带戏谑的脸上,微微一笑:

    “要出门?需不需要我送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