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林一一走后,宁时修的神色便有了变化,但他仍是未看杨楠,径自去了餐厅。杨楠在原地站了几秒钟,神色有些犹豫的转身跟上。

    餐厅里,宁时修正在喝一杯温水,单手放在口袋里,优雅非凡。简单的白衣黑裤让他整个身形更显修长,杨楠宛若被蛊惑了般的痴痴看了几秒钟,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的不应该,收回视线。宁时修也在这个时候放下水杯看向落地窗外的风景,淡淡问道:

    “杨楠,你在我身边几年了?”

    杨楠:“4年。”

    “嗯,不算短的时间。”宁时修淡淡的应了一声,继而转过身来看着她:“所以你是不是觉得凭借着在我身边的年资,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插手起我的私事了?”

    杨楠面色一慌:

    “宁先生,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要明白,不管我宁时修选择谁做妻子,你都要尊称她一声‘太太’,除此之外,你没有任何的话语权和表达不满的权利。”

    杨楠抿唇:“对不起宁先生,以后不会了。”

    林一一和杨楠之间的小插曲并未影响到她的心情,她向来也不会因为不相干的人而委屈自己,毕竟凭借着她的名声,若要计较,怕是早已经抑郁自杀了。

    上午10点半,林一一回到秦家收拾行李,毕竟她已经答应宁时修要搬到静园去住,那么她多多少少要收拾一些东西过去的,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间点,吴醉居然没有去公司,还依然待在家里。

    林一一进门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宛若早已料定了她会在这个时间进门,那一刻林一一便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可能早已经被他监视着,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称不上新鲜,甚至不曾有愤怒的情绪,因为你和变态计较是没有结果的。

    “哟,这不是我们的林大小姐嘛,居然还认得回家的路。”

    那是一种可以让林一一感觉到危险的眼神,这么多年的相处她也能清楚明白的知道这种眼神代表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转身离开,可吴醉宛若早就预感到了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在她转身尚未迈开脚步的那一瞬间已经快速的拦住了她的去路,钳制住了她的手腕。

    林一一还未来得及表达自己的不满,吴醉却已经被人从背后一脚踹开,这戏剧化的一幕不止吴醉,就连林一一都有些措手不及,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林一一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说谢谢。

    万一他不是帮自己,而是打完吴醉又转头要打自己呢?

    可惜,林一一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那男人在看到吴醉暂且没有起身的可能时,看向林一一,微微颔首:

    “林小姐,我是陆离,宁先生让我来保护您。”

    林一一明白了,她一直以为派人监视自己的只有吴醉,却不想从今往后还会有宁时修,纵然不喜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但此时此刻她说不出任何责怪的话来,毕竟宁时修的决定确实对自己有所帮助,她淡淡的笑了笑:

    “谢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