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林一一不曾想过这个包间里的任何一个人会帮助自己,更没有想到,那唯一的一个会是之前对自己说话不客气的沈居安。

    他架住了王月高高落下来的手,淡淡的看着自己:

    “你快走吧。”

    沈居安的做法引来了众人的不满:

    “沈居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林一一是小三,专门破坏别人的家庭,被教训是应该的,难道你现在还喜欢她吗?”

    沈居安却并不理睬这样的指责,见林一一走出了包间这才放开王月的手,王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追了出去。

    林一一刚刚走出包间不远,王月便追了出来,但林一一并不理睬,直到一个重物狠狠的砸向自己的后背,她一个重心不稳向前载去,本以为这次一定会破了相,却不想被人即使搀扶住,下一秒便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林一一从未想过会在这里遇到宁时修,更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他依旧西装革履,身后跟着4、5个气质不凡的中年人,应该是来应酬的。

    宁时修淡淡的扫了一眼王月,将林一一从自己的怀里扶起来,看一眼地上的花瓶碎片,见她蹙着眉,问道:“很痛?”

    砸中自己的是一个前台上的装饰花瓶,自身重量就不轻,又被王月用尽了力气,林一一的后背也火辣辣的疼,但她仍是摇了摇头:

    “没事。”

    此时包间里的大部分人都已经追了出来,见到林一一和一个长相出众的男人站在一起纷纷停下了脚步,稀稀疏疏的站满了大厅,也引得众人驻足侧目。

    宁时修淡淡的看了一眼,对身后的宋毅吩咐道:

    “你先带他们过去。”

    宋毅点点头,带着几人先行离去。

    王月:“你和她认识吗?”

    宁时修却是连看她一眼都不曾,宛若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垂眸看了一眼身边的林一一,眼神中带着戏谑:

    “如果我猜想的不错,这是你以前留下的风-流债?”

    林一一不说话,眼前这样的局面他都能调侃自己,她还能说什么呢?

    宁时修淡淡一笑:

    “我有个饭局,你若没事陪我一起去见个面。”

    林一一不想去,应酬是他的事情,何况两人纵然决定结婚,但她希望是泾渭分明的状态,过多的参与到对方的世界终究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宁时修或许是看出了她的犹豫,出声道:

    “时间不会太久。”

    林一一点点头,她已经无法拒绝。

    两人迈步便走,完全不理会身后的风起云涌,好似这为他们而占据着整个大厅的人是根本不存在的,这无疑比一个耳光扇在王月的脸上更痛,毕竟没有什么是比无视更让人觉得不被尊重,她在这边怒火攻心的犹如发怒的雄狮,而偏偏对面的人却好似根本没有看到。

    王月急走几步拦住了两人的去路,冷笑道:

    “事情还没解决完呢,你们就想走?门都没有。”

    宁时修看着她,脸色较之刚才已经渐渐冷下来:

    “如果我是你,此时此刻就会悄无声息的离开,而不是像个没带脑袋出门的蠢货反过来向我要个交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