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王月脸色有片刻的僵硬,她有身份有地位,何时曾这般颜面扫地,更加恼怒了几分,只是尚未来得及发作,王萌却走到了她的面前,眼神直直的盯着宁时修,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道:

    “请问,你是宁时修吗?”

    宁时修看着她未曾说话,等同默认。

    王萌却是宁愿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和宁时修没有半点关系的。她不愿意相信像林一一这样的人竟然也能和宁时修扯上关系?宁时修是谁?深城每个女人都想嫁的人,财貌双全,气质卓绝,拥有这样的男人,就等同满足了一个女人所有的虚荣心。

    可是,凭什么是林一一,她纵然长相出众,却也声名狼藉,不是吗?难道男人看重的从来都是外表?

    王月整个人却是懵的,不懂自己的妹妹为什么突然问出这样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萌萌,你问这个做什么?你认识她。”

    王萌却并不理睬她,径自看着宁时修:

    “你和林一一是什么关系?”

    “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王萌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片刻之后却是冷笑了一下:

    “你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吗?”

    “不管她是什么样的人,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如今她是我的未婚妻,便是我宁时修的女人。”

    一直沉默在一旁的林一一因为‘未婚夫’这三个字微楞片刻,倒不是宁时修在这样的场合承认自己有多么的不合适,而是她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以为中的那样看淡这桩婚姻。

    “未婚妻?”王萌走过来:“你们要结婚?”

    “是。”

    宁时修向来不会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浪费时间,此时此刻也算是极限了,也不管王萌继续跟自己再说什么,直接牵了林一一的手向包间走去,直到她用足以让所有人都听到的声音对自己喊道:

    “你要娶林一一,可你知道她的过去吗?她有无数的男朋友,陪无数的男人的上过床,你不过是她众多男友中的一个,你就这么甘心捡别人的破鞋穿吗?”

    林一一蹙了眉,她知道关于自己的传言肯定要比王萌此时口中所说的还要难听上百倍,可到如今却是没有人敢这么肆无忌惮且猖狂的说出来,她以为自己已经看淡了的,对于别人口中和眼中的自己,她是不会在乎的。

    却不知怎的,这一刻却莫名的动了肝火。

    她回身看着王萌,刚要开口说什么,却不料被身旁的宁时修抢了先:

    “不管一一有怎样的过去,也是我宁时修心甘情愿想娶的女人,而你,纵使再优秀,却也是我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的人。”

    林一一莫名其妙升起的肝火就这么被这么一句并不走心的话安抚了,她浅浅的笑了笑,原来被人护着的感觉是这样的好。

    林一一看向宁时修,却发现他正在看着某处与人点头打招呼,林一一几乎是下意识的看过去,才发现与他打招呼的那人竟然是沈居安。

    他们两个,认识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