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宁时修说时间不会太长,倒是真的没有食言,他带着她走进包间,甚至没有落座,简单的唤来宋毅交代了几声,又和在座的几位略带歉意的说明情况,林一一本以为他们会有所不满,却不想各个起身相送,丝毫不介意的样子。

    不过想想,依着宁时修这三个字,完全可以在深城横行霸道说一不二了,一个小小的饭局又算得了什么呢?

    但走出包间的时候,林一一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我可以自己离开的,你有事不用陪我。”

    “没事。”

    他既然说了没事,林一一也就不好再坚持了,总不能直言说是自己不自在,那样未免有些不识好歹了。

    宋毅被宁时修留了下来,回去的路上宁时修亲自驾车,林一一望着窗外突然惊觉自己还未曾向他表达过感谢,不管是刚才在饭店的事情,还是他派人来保护自己不被吴醉欺负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嗯。”宁时修淡淡的应了一声:“我今天可是做了不少的好事,不知你说的是哪一件?”

    “饭店帮我解围,还有陆离。”

    宁时修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林一一也止了声音,就在她准备闭目养神的时候他却开了口:

    “饭店的事情你不必谢我,我只是把你带走却并未替你讨回公道。”

    林一一想了一下,反倒是笑了:

    “左右她也是没冤枉我,虽然破坏别人家庭并不是我的本意,但多多少少也伤害了他人吧,被她这么一砸我反倒轻松不少。”

    “你挑男人的眼光倒是不怎么样。”

    林一一笑了笑没说话。

    回到静园的时候,林一一的后背已经不似之前那么疼了,但仍是影响走路,每走一步都会牵扯出更多的疼痛出来,宁时修倒是想过要抱她上楼,可是她伤在背部抱起来怕是要更疼,就任由她一步一步的挪上楼了。

    林一一好不容易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也不过是刚刚趴在床上喘口气的功夫,房门就被人叩响,她蹙眉当作没听到懒得理会,而那人似是也没想过要经过她的同意径自推门进来,林一一本就因为背部的伤而心情很糟,如今刚要发脾气,却发现进来的是宁时修。

    他已经换了一身浅色的家居服,整个人看上去清爽休闲,给人利落的感觉。

    “我要休息了。”

    床铺有微微下陷的痕迹,是他落在在身边的迹象,林一一隐隐动怒:

    “宁时修,你听不懂人话吗?”

    “我看看你后背的伤。”

    “不用。”

    宁时修静默了几秒,林一一也以为他会就此离去,可她终究是对于这个男人缺乏了解的,万万也不曾想到,他竟然会直接动手撩起了自己的衣服,以至于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自己大片的裸背就这么被他看了个干干净净。

    林一一伸手就要推他,却被他轻易的挡了回去;

    “这就恼了?那我要你的时候,岂不是要做好被你杀了的准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