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咳咳,文舒,你没必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吧,我是外星人吗?”

    覃文舒耸了耸肩,坐在车内,心中在想着,不是外星人,估计是被外星人洗过脑了,否则怎么可能变化这么大?

    “你在想什么?”这一次,薛富城车开的很慢,很稳。

    “哦,没什么啊,想着晚上给你们做什么吃。”

    你们?薛富城本能的以为她指的是薛辰哲。

    “小哲晚上不来了,所以你不用做那么多。”

    小哲不来了吗?那不还有顾倩吗?覃文舒脑子里很乱,自己这到底是在做什么?给自己喜欢的人做饭也就算了,还给他的未婚妻做饭,是脑子秀逗了吗?覃文舒,你到底在做什么?

    薛富城虽然在开车,但是余光总是关注着覃文舒,见她的表情有些不对劲,似乎有些痛苦,他的心也揪了起来。

    “文舒,刚刚在超市的时候,我那话是乱说的,以后你想带谁回家都行,我没有意见。”他的声音很温柔,似乎想用自己的话语来温暖覃文舒的心灵。

    她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是他说出来的话?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饶是薛富城定力这么强的人,也差点将油门当成刹车。

    “你很期盼着我结婚吗?”她真的看不出他的意思吗?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薛富城有些无力,他已经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赢取她的心。

    期盼吗?覃文舒扪心自问,说期盼是假的吧,心中有些苦涩,她当然不希望他和别的女人结婚,但是她是否希望,好像并不是这件事的关键。

    既然改变不了,那为什么不期盼呢?至少他结婚了,自己就可以解脱,可是回A市看覃佳宇。

    “薛富城,你和顾倩快要结婚,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所以没什么期盼不期盼的。我只是想问,如果你结婚了,我是不是也解脱了?不再是你的情人?”

    “是!”薛富城回答的很干脆,当然不再是他的情人,他如果结婚,新娘必定是她,身份肯定会有所改变。

    覃文舒不知道他的想法,不过听到他肯定的答案后,似乎松了口气,但又似乎有些心烦,憋得慌。

    两人都不再说话,就这样直到车停在了倾城花园。

    这个地方,有太多的回忆,那一年的种种记忆全部从脑海深处挖掘出来,每一幕都是那样的熟悉,进入家门后,似乎所有的摆设都没有换过,但却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覃文舒反问自己,如果时间倒退,五年前还会傻傻的与他结婚吗?

    或许还会吧,谁都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那时候的她对他那样的痴迷,为什么不会?覃文舒抚摸过每一件家具,那时候她在家没事做,总是用抹布将所有家具上都擦得一层不染,家中有佣人,可是她却执意自己动手。

    厨房中的碗筷全部都是新的,十分干净,她猜测,顾倩会在这里为他做饭吧,他应该会每天都回来享受美食。

    “怎么了?”薛富城静静的看着她,知道她在回忆,但是那回忆中似乎满满的都是痛苦,因此薛富城打断了她的思绪。

    覃文舒摇了摇头。“没什么,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还有……”她想问,顾倩吃什么,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那是家中的女主人,按身份来看,覃文舒确实有做饭的必要,但是却一个字都问不出来,她的心隐隐作痛。

    “还有什么?”薛富城不解。

    不想问吗?可是还要说不是吗?她就这么走进了这个家,想必顾倩会生气吧,她很想顾忌顾倩的想法,但是薛富城却不容她半句否定,他的话似乎就是圣旨。既然已经来了,那就不要让他们的矛盾更深,劝说他们早些结婚,自己早点离开就是。

    想到这里,覃文舒淡淡的扯出一抹笑容。“顾小姐……她……喜欢吃什么?”

    薛富城明显的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是白痴吗?她以为他会将顾倩带来这里?怎么可能?这里是他和她的家。

    生气的转过身。“这里除了我们两个,不会再有别人过来。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说完,拂袖而去,他怎么都想不到,堂堂薛大少爷会被一个女人气到如此程度,并且还无法发泄心中的怒火。

    覃文舒揣摩着他的意思,只会有他们两个人吗?可是那天晚上,她跑到楼下,分明看见房间里的灯是亮着的,那是主卧室,难道他不是和顾倩在这里?

    不可能吧……

    他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覃文舒很难受。薛富城,你心里喜欢的是顾倩,对吗?可为什么你的话语中,似乎在给我希望?你只要对我有一丁点的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